明月下的思念

编辑日期:2018-09-19 17:55  来源:枣潜襄阳南一标 阅读次数:  作者:王益

    秋风起兮白云飞,时光来到了中秋的门口,不知不觉来到枣潜项目部已有一个多月了。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结识了很多优秀的新同事,认识了许多精干的领导,学习了不少书本上从未成见过的知识。忙碌的生活充实着每一天,忘却了跟父母已有一个多月没有好好交谈了,就算期间有过几次视频通话,每次交谈我也显得有口无心,只会“好好好”地来敷衍父母的关心和思恋,实属不应该。

    黄昏散步时,夜帷悄然降临,皎月升起,望着那一弯浅浅的月牙,我的思绪不禁飘荡到多年前的中秋,那时的我还在上小学,家住农村,虽然是中秋节,但是父亲依然在加班工作。晚上八点,我和我的母亲、姐姐早已吃完晚饭,坐在门口守候父亲回家。平常而言,这个时间点小孩子应该上床睡觉的,但今天有点特殊,母亲默许了我们的等待。

    姐弟之间话很少,大家都把眼睛瞪得圆圆的望着村里唯一一条石子路的尽头。八点半快到了,那种浓烈期待的气氛在我们之间弥漫升腾,我眼中的世界仿佛只剩下那条黑黢黢的石子路了。终于,黑暗之中出现一点微光,很快光点越来越亮,甚至有些耀眼。伴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嗡嗡马达声,我们知道是父亲回来了,赶忙起身跑到路边,摩托车的轰鸣声越来越大,父亲的车拐过村头的弯,一道强光便射了过来,让我无法睁眼。强光撤去,耳边便传来了父亲浑厚的嗓音:“你们还没睡?有口福!”他从摩托车手柄上提下来两袋东西,一袋沉甸甸交给了我,另一袋交给了我的姐姐,就推着车进屋了。

    我隔着塑料袋摸了摸,圆圆的,还有清香,是橘子!我好奇的靠近姐姐,刚走近,一股浓浓的蒜油香味便让我口水直流,不用问便知袋子里装的肯定是卤鸭肉。父亲从屋里走出来时,双手搬着一张小桌子,我们连忙放下手中的食物,进屋把小椅子搬出来,在婆娑的树影下,就着皎洁的月光,大快朵颐起来。鸭肉有些辛辣,我很快吃得满头大汗,用手擦汗时,沾满辣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眼睛,霎时眼泪鼻涕横流,哇哇直叫。母亲带我去井边清洗,父亲和姐姐在旁边看着我的洋相,笑个不停。

    十几年过去了,那段中秋的记忆一直被我深藏。在手机里翻出前两个月与父亲的合影,发现父亲的两鬓已经霜染,皱纹也爬满了额头,整个身体看起来竟有些佝偻,可记忆中父亲的身形是那么魁梧,像一座铁塔一般,顶天立地。再看站在一旁微笑的自己,不禁有些鼻酸,更觉重担加肩。

    这是一个不能回家与父母团聚的中秋,我心中早已盛满了对二老的思念。还有许许多多比我年长、比我优秀的同事都奋战在施工一线,他们也不能在中秋佳节和思恋自己的父母妻儿团圆。因为我们肩负着责任与使命,就要无畏眼底的风霜、心里的惆怅,砥砺奋进、拼搏向前。


上一篇:新征程

下一篇:大桥军赋